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萬物皆虛

2021-01-09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萬物皆虛

原創投稿

評論:
這趟旅途,不會有終點。

    在劉慈欣科幻小説《流浪地球》所構想的近未來世界中,人類為了擺脱太陽系的崩潰危機,操控着搭載有上萬台行星發動機的地球家園,開啓了長達數千年的“流浪地球”計劃。

    而在當下現實中的互聯網數字空間裏,也有着這樣一羣人,他們正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,將自己曾經在互聯網空間中留存下的作品以及珍貴回憶,轉移到一個更為安全的地方。而他們所要逃離的目標,是整個不再有“Flash”插件存在的互聯網世界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作為曾經國內最為知名的Flash作品之一,“閃客快打”系列,也是這次逃亡大軍中的一員。當2021年的新年鐘聲還在耳畔縈繞時,“閃客快打”系列的製作人AndyLaw,突然宣佈《閃客快打7:傭兵帝國》將於2021年1月12日正式登陸Steam平台,雖然這款基於Flash技術的網頁遊戲已經上線長達十年之久,但這次突然的“移植”,還是讓不少老玩家感慨道“爺青回”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對於此次移植的原因,AndyLaw也給出了簡單明瞭地回答——因為遊戲原本所依託的Flash技術,已經於2020年12月31日,在全球範圍內被正式淘汰,所以不得已需要將遊戲過繼到其他平台來維持運營。

    與AndyLaw有着相似遭遇的Flash內容創作者,不在少數,對於他們來説,這是一次遲到三年的死亡宣判。

    早在2017年的時候,作為Flash母公司的Adobe就已經宣佈,將於2020年12月底,全面淘汰已經存在24年的Flash技術,逐步關閉相關服務並且停止相應的技術更新,倡導用户主動卸載Flash Player 插件,全面擁抱最新的圖形處理標準HTML5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對於整個互聯網大環境來説,淘汰Flash也早已是大勢所趨。截至2018年,整個互聯網上仍需使用Flash插件進行瀏覽的內容,佔有率僅剩4%。而與之對應的,母公司Adobe收到的關於Flash的用户投訴,則是在與日俱增,這些投訴大多與Flash插件存在的層出不窮的廣告、網絡安全漏洞,以及程序運行所造成的瀏覽器崩潰有關。對於如今的Flash來説,用户所能列出的缺點要遠多於優點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那麼,為什麼這款曾經風光無限,裝機量幾乎持平世界個人計算機存有量的多媒體播放插件,會最終淪落到遭受萬人唾棄,甚至連親媽Adobe都不願再繼續扶持的尷尬境地呢?

    在那個上網還需要撥號,網費還是以MB為計量單位的年代,Flash的出現,無疑是為當時第一批接觸到“互聯網”這個新鮮事物的用户,提供了一個便捷的窺探未知世界的窗口。Flash作為一種矢量圖形處理技術,可以將原本體量龐大的圖片、動畫,壓縮到較小的體積,且不會影響正常的觀看體驗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圖源:B站UP主@涼宮荊NEVEREND

    隨着版本的不斷升級,Flash也逐漸被加入了越來越多的黑科技功能,像是允許用户可以從外部導入視頻素材以及音頻文件,通過簡單的編程和繪圖,製作一款能夠流暢運行的小遊戲,抑或者加入對環繞聲道、3D渲染、遊戲手柄的支持。發展到後來,flash所能承擔的工作,早已超出了一款插件產品的承受範圍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説,它更像是一款功能齊全的軟件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圖源:B站UP主doydlH

    但隨着一次次版本迭代,以及新功能的加入,Flash也逐漸暴露出了越來越多的設計缺陷。

    第一個站出來公開反對使用Flash的人,正是蘋果公司的創立者喬布斯。

    2010年,喬布斯發表了一篇聲討Flash的公開信。在這封信中,喬布斯一針見血地指出了Flash在設計上存在的四大缺陷:包括安全性差、穩定性差、尚未推出移動版,以及操作對觸摸屏不友好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圖源:知乎@平淡光華

    隨後喬布斯便宣佈,出於對設備安全性的考慮,在自家的iPhone以及iPad等移動設備上,將不會支持Flash的相關內容。當然,外界猜測喬布斯之所以不待見Flash的原因,還在於一旦Flash發展得更為壯大,將會打亂蘋果內部的產品生態佈局。同時,Flash本質上仍是一款第三方插件,所以蘋果如果要大規模使用Flash,就還得向Adobe支付一筆不菲的費用,對於蘋果和喬布斯來説,這筆買賣顯然並不划算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正如喬布斯所預言的那樣,在發展的鼎盛期過後,Flash的確陷入了沒完沒了的麻煩中。

    隨着Flash插件集成的功能越來越多,想要流暢穩定地運行Flash變得越發困難。功能多樣,造成了插件在兼容性上的糟糕表現。很多瀏覽器都因為Flash插件複雜的功能設計,而頻繁出現報錯和崩潰的情況。

    包括谷歌、微軟在內的多家瀏覽器大廠,都被Flash插件的兼容問題搞得焦頭爛額,但無論Adobe怎麼去更新Flash的版本,這一問題都沒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。於是,瀏覽器廠商們便開始逐步減少對Flash插件的支持,轉而接納了包括HTML5在內的,更加易於兼容的圖形處理標準。

    從最初瀏覽器會提示用户是否啓用Flash,到後來默認禁用,直至如今完全捨棄,Flash逐漸被瀏覽器大廠們淘汰。如今點開帶有Flash內容的網頁,你已經很難再見到它們的完整內容,很快,它們也會被埋沒在互聯網的荒野中,直至被人們徹底遺忘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另一方面,被蘋果拋棄的Flash自然是投靠了安卓陣營,但接踵而來的各種安全性問題,則使得Flash在很短的時間內,就遭到了安卓手機廠商的聯合抵制。到了2012年,安卓宣佈徹底放棄Flash技術,使得Flash在移動端從此再無立足之地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安全性問題一直伴隨着整個Flash的生命週期。插件的安全漏洞被頻繁地發現、修復,然後出現新的漏洞。

    到了2015年,在一份由安全機構NTT Group發佈的報告中,Flash已經代替Java,成為了當年安全漏洞出現頻率最高的軟件,漏洞數量多達300餘個,是往年的三倍之多。除此之外,Flash還驕傲地包攬了當年的十大最危險漏洞,成為了最受黑客們“歡迎”的插件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對於國內的Flash用户來説,聊到Flash就一定避不開一個名為“FF新鮮事”的新聞廣告插件。

    這個插件會在你每次開啓電腦後出現在屏幕中央,放着各種或低俗或標題黨的新聞內容,同時在彈窗周圍,還會生成各種諸如“屠龍寶刀點擊就送”的低質頁遊廣告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如果你不小心點擊到了先關的內容,輕則跳轉到各種新聞網頁,接受新一輪的垃圾信息轟炸,重則還會導致瀏覽器崩潰。更為噁心的是,如果你通過某些手段,強制關閉這一彈窗插件,當你在需要用到Flash時,系統就會提示你程序無法運行,必須解除對“FF新鮮事”的限制,才能正常使用Flash插件。如今你在網絡上搜索“FF新鮮事”,見到最多的內容,一定與關閉、投訴“FF新鮮事”有關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本質上,“FF新鮮事”是一款內置於中國特供版Flash插件上的廣告插件,並且這些行為還都得到了Adobe官方的認可。

    而這一切的幕後操縱者,是這家名為重慶重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大陸企業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重橙是Adobe在國內唯一指定的Flash插件代理商,在Flash Player的國內官網頁面上,你能很輕易找到重橙網絡科技的大名,而“FF新鮮事”,就是重橙網絡在國區特供版Flash Player上加入的小玩意兒。

    它不光會向你頻繁推送各種垃圾內容,還會在你使用電腦時,佔據電腦的內存和帶寬,增加電腦耗電,而你對此卻只能是無計可施。它就像是一塊粘附在電腦系統上的狗皮膏藥,即使你點擊了卸載按鈕,也不一定能將其從電腦中徹底清除。而如果你以為安裝國際版就不會再被它騷擾,那你顯然是太天真了,Adobe會自動識別你的IP地址所在地,然後幫你自動跳轉到國內官網,進行“特供版”的下載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儘管Adobe已經宣佈,Flash Player插件已經於2020年12月31日被徹底從互聯網世界中淘汰,但這句話並不適用於中國的Flash用户們,即使是在這一天之後,國內特供版的Flash Player將繼續存在,而重慶重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,依舊會是國內Flash插件的唯一代理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中國網民們與Flash的鬥爭,仍將繼續。

    當然,鬥爭也並不是如今公眾對待Flash這個老朋友的唯一態度,儘管如今Flash插件已經淪落到受萬人唾棄的悲慘處境,但對於曾經依靠其進行創作的開發者以及內容作者來説,Flash的隕落,多少帶有些傷感的情愫。

    因為Flash對於他們,曾經不只是一種開發工具,更是一種在那個時代所孕育出的獨特的互聯網文化。他們懷念曾經的Flash,也更加懷念那個時代。

    在國內,最早的一批互聯網從業者中,不少都是靠着Flash起家。在Flash剛被引進國內的那段時間,由於其極低的學習門檻以及插件功能多樣所帶來的寬鬆的創作環境,幾乎是在一夜之間,國內就湧現出了大批優秀的Flash內容創作者以及作品。久而久之,這批人在網絡虛擬空間中,有了一個統一的稱呼——閃客。

    也在很短的時間內,國內互聯網上就構建起了一套完整的Flash內容創作生態鏈,從論壇到獨立作者再到作品分享展示的平台,眾多互聯網初代網民們,沉迷於在網上交流關於Flash內容創作的心得,互相學習。

    而在所有專供閃客們聚集交流的互聯網社交空間中,最為知名的,就是由當時剛從中國第一家互聯網企業“瀛海威”離職不久的,網名為“邊城浪子”的高大勇所創立的“閃客帝國”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“閃客帝國”是國內第一個專供Flash愛好者交流學習的社區論壇。這裏匯聚了國內最頂尖的閃客創作者,包括後來在圈子裏非常出名的創作者小小、老蔣等人,都曾是“閃客帝國”的活躍用户。他們在這裏發佈自己的Flash作品,和其他創作者交流學習,一同推動了國內Flash動畫創作風潮的興起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“閃客”小小的“小小系列動畫”,造就了“火柴人”這一IP形象在國內的爆紅

    在最為鼎盛的時期,閃客帝國有着超過100萬的註冊用户,發佈了總計上萬部Flash動畫作品名,掌握了中國大陸90%以上閃客與Flash動畫作品資源。推出了包括“閃客影院”、“移動閃客”、“帝國加油站”在內的多個內容頻道,以及國內第一個,也是目前最權威的“中國閃客原創Flash動畫排行榜”。

    可以説,“閃客帝國”就是國內最早的Flash文化發源地。無數Flash動畫愛好者在這裏受到啓發,創作出了深入人心的動畫作品,成為了幾代人的珍貴回憶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“閃客”老蔣根據崔健歌曲創作的《新長征路上的搖滾》,也是經典的Flash作品

    再後來,Flash動畫逐漸成為了國內動畫創作的主流。

    央視推出的Flash動畫作品集《快樂驛站》,將歷屆春晚中經典的相聲、小品節目,通過動畫的方式重新演繹,賦予了這些經典語言類節目全新的表現形式。成為了當時央視晚間檔最受歡迎的節目之一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當週星馳的無厘頭喜劇電影《大話西遊》,在國內受到年輕觀眾的熱烈追捧後,以類似風格創作的Flash動畫《大話三國》也迅速走紅,動畫以一種全新的視角解讀、惡搞三國,在當時頗受歡迎,成為了無數90後動畫觀眾的童年回憶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再後來,同樣以Flash技術製作的動畫劇集《喜洋洋與灰太狼》,再次成為了國內動畫市場的又一部話題之作,風靡一時。直至今日也依舊有着非常可觀的影響力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而即使如今,3D動畫已經普遍取代了Flash動畫技術,但依舊有團隊在堅持用Flash製作動畫作品,其中最為知名的,當屬“年更”動畫《羅小黑戰記》系列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儘管“羅小黑”至今只更新了“28.5”話的動畫篇幅,每一集的片長也都被緊緊限制在了數分鐘之內,但憑藉紮實的作畫、頗具深度的劇情設計,以及流暢度爆表的動畫演出效果,毫不意外地收穫了觀眾的一致好評。尤其是在19年上映的同名動畫電影,更是在國內外都取得了驚人的影響力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除了動畫行業外,Flash技術對國內遊戲行業的影響也是空前的。

    在按個國內版權意識並不普及,手遊還沒有興起,而網遊又佔據大半壁江山的年代,對於很多年紀較小的新生代玩家來説,Flash遊戲就是他們接觸電子遊戲這一新鮮事物的敲門磚。

    在當時,4399、7K7K這樣的Flash小遊戲網站廣受歡迎,它們憑藉豐富的遊戲類型、並不複雜的遊戲玩法、點開即玩的便捷特性,成為了年輕玩家們日常交流的核心話題。這些外表看上去,和紅白機年代盜版N合一卡帶沒有太大區別的小遊戲網站,卻承載了眾多90後玩家的童年回憶,也孕育了眾多優秀的國內Flash遊戲創作者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時至今日,4399依舊是國內最受歡迎的遊戲網站之一

    像是我們其面提到的,AndyLaw的“閃客快打”系列,以及眾多諸如《死神vs火影》《狂扁小朋友》《黃金礦工》《森林冰火人》這樣的知名Flash遊戲,都曾經在這些小遊戲網站上風靡一時。即使到現在,也時常能看到有老玩家將這些經典作品翻出來重新體驗,試圖找回當年和夥伴們一起玩遊戲的樂趣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但隨着Flash走向生命週期的終點,這些原本依託於Flash技術存在的作品,以及他們的創作者們,或許都將逐漸被歷史的沙塵所掩埋,最終被世人所遺忘。

    如今,“閃客帝國”的網站已經不復存在,高大勇也不再是曾經的“邊城浪子”,他創辦了知名的獨立遊戲網站——INDIENOVA,繼續在獨立遊戲行業,扶持優秀的創作者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曾經的Flash動畫的大神們,後來也都有了各自精彩的生活。

    老蔣創辦了自己的動畫工作室,幹過幾個不錯的項目,繼續從事着自己熱愛的動畫工作,只不過隨着年齡的增長,以及家庭瑣事的煩惱,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。

    小小和高大勇一起工作過一段時間,自學了很多計算機語言,他們一起開發了後來熱賣的《三國羣毆傳》和《三國賺翻天》兩款遊戲,如今辭職回家專心做遊戲。

    如今,你只能從高大勇這批最早的中國Flash領軍人的回憶中,知道他們後來都在為各自的生活和夢想,在不同的領域裏頑強拼搏着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圖源:知乎@高大勇

    最近關於《閃客快打7:傭兵帝國》即將登陸Steam的消息,彷彿突然又把我們這批當年的玩家們,拉回了記憶的長廊中,那裏的一切都是灰濛濛的,但你能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。

    在這條長廊中,“閃客”這一稱呼,也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,慢慢地不再有人提起,也終將會被人們忘記。

    而這一切,都在Adobe宣佈終止對Flash的技術支持後,加快了消亡的腳步。

    也有人不願這些回憶就此被世人忘記,他們希望採取行動去儘可能保留關於Flash的過往。AndyLaw便是其中之一,雖然《閃客快打7:傭兵帝國》整體已經不如系列前作那般知名,但通過上架Steam這樣的方式,他還是留住了老玩家們對於這一IP的念想。

    而在國外,一款名為Flashpoin的啓動器,承擔起了“搶救Flash遊戲”的重任。目前已經有超過三萬款Flash遊戲,在這裏找到了自己的歸宿,其中就包括了國內玩家們非常熟悉的“火柴人”系列。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Flashpoin同樣也鼓勵玩家們,通過平台的開放性技術,下載或者上傳不同的Flash遊戲作品,來最大程度上保存人類關於Flash的記憶。官方對這一行動作出的解釋是“只是想保留Flash這一載體曾經創造出的歷史軌跡。”

    走向覆滅的Flash,和“閃客”們的“流浪互聯網”計劃

    就像在科幻世界裏,人類最終不得不放棄曾經的家園,載着人類文明所有存餘的火種,流浪於無邊無際的韓浩宇宙中一樣,在Flash逐漸被淘汰的當代互聯網宇宙中,曾經的Flash內容創作者們,也開啓了屬於自己的流浪之旅。

    這趟旅途,不會有終點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